導讀:陝西省商南縣近日在一次廣場問政中當場免掉幹部,當事人“掩面而泣”,成為輿論關註的焦點。作為改進幹部作風、密切乾群關係的一項舉措,廣場問政是否起到實效,改作風如何“見真章”?
  官員問政現場被免職
  隸屬陝西省商洛市管轄的商南縣位於秦巴山區腹地,與河南、湖北兩省交界,屬國家級貧困縣。據介紹,自2013年12月起,當地開始探索“廣場問政”模式,不定期將縣直部門負責人召集在縣城中心的廣場上,面對面向群眾彙報履職情況,回覆群眾質詢。在稍顯平淡地進行了五期之後,4月23日的一場問政,當場免去了縣疾控中心負責人的職務,讓這一制度備受關註。
  4月23日14時30分,1000多名群眾聚集在商南縣委門前廣場參與第六次“廣場問政”,當日被問政的包括四個部門。作為商南縣衛生局黨組成員、縣疾控中心主任,華中央第一個上臺接受問政。
  在連續被問了多個問題之後,現場有群眾發問:“疾控中心對接種疫苗是如何管理的?是否存在問題?有沒有額外收費?”面對這明顯有備而來的提問,華中央當場承認本單位存在管理不嚴、經費不透明現象,並立即向群眾道歉承諾整改。
  據現場觀摩的群眾回憶,回答問題時,華中央“始終高度緊張,甚至渾身顫抖”,而隨後發生的情況令他始料未及。現場大屏幕上播放了縣委暗訪組的一段視頻資料,顯示疾控中心存在私設小金庫等問題。商南縣委常委會立即緊急召開現場會,問政結束時,主持活動的商南縣委副書記崔華鋒當場宣讀了縣委常委會的處理決定:提議華中央同志不再擔任縣衛生局副局長、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職務;趙高頂同志不再擔任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職務。
  問政現場被免,讓已擔任該職務四年之久的華中央一時難以接受,當場“掩面而泣”,現場群眾中則有人發出叫好之聲。記者瞭解到,這已經是實行廣場問政以來,商南縣處理的第9名幹部。
  “這也是在教育幹部”
  “廣場問政”變身“現場問責”,部門負責人被當場免職,這一“重磅新聞”在僅有23萬人口的小縣城引起了熱議。
  記者瞭解到,免去華中央的職務,並非是鑒於其當場表現不佳的“一時衝動”之舉。商南縣委書記陸邦柱介紹說,在此次廣場問政前,縣委暗訪組就已經發現了疾控中心存在違紀行為的線索,併進行了深入調查。問政現場多位群眾再次就相關問題進行發問,進一步證實了調查結果。
  “我們掌握了疾控中心存在疫苗收費不開票的行為,隨後對這一問題進行了調查。發現該單位在和藥商購買二類疫苗的過程中,收費不記賬、不計入單位的總賬,有‘私設小金庫’的違紀行為。”商南縣紀委副書記鞏際海說。
  陸邦柱表示,現場緊急召開常委會時,11名縣委常委全部在場,免職決定是根據紀委的情況彙報作出的,相關程序符合幹部任用的各項規定。“你確實違紀了,還是應該當機立斷,否則廣場問政的效果何在?如何向群眾交代?”
  拆掉乾群“無形之牆”
  記者採訪中瞭解到,商南縣廣場問政制度始於2013年12月,是當地政府在原有的“電視問政”“網絡問政”“電話問政”基礎上,結合此前開展的整頓幹部作風活動做出的舉措。每次廣場問政,都會有4名縣級窗口單位、執法部門、監管部局“一把手”參與,現場回答問詢,接受群眾打分,對發現的問題及時交辦、落實整改。
  “城區七條小河污水橫流為什麼得不到及時治理”、“工業園區徵占農民土地何時補償到位”、“你拿了我的好處為什麼不辦事”……諸如此類犀利的問題,在六次問政過程中,一一被拋給了現場的部門負責人。在今年1月的一次問政中,有群眾質問縣體育場竣工兩月為何遲遲不開放,事後,商南縣教體局加快了工作速率,在25天之後向群眾開放了場館。
  截至目前,商南縣已開展廣場問政6場,參與群眾萬餘人次,25個縣直部門共為群眾承諾服務事項90餘件、辦結83件。
  文/新華社記者 陳晨  (原標題:陝西官員問政現場被免職)
創作者介紹

opwltowr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